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友情链接
正文
1964:西湖墓冢的集体生活
发布时间:2021-07-20

  十多年后,西子湖畔,那些曾被迁走、甚至被定为“不予再建”的坟冢,重又出现

  当晚,孤山和西泠桥附近30座名人墓冢被拆毁,有辛亥烈士秋瑾墓上的碑亭、陶成章墓冢,也有苏小小墓、武松墓等。

  6天后,《浙江日报》发表了“西湖园林清理坟墓碑塔”的长篇报道,称杭州已经“扫除腐朽反动的思想影响,改变了与‘鬼’为邻的不合理现象热烈拥护社会主义文化革命中的这一重大措施”。

  对西湖边的名人坟墓,早在1955年,即有想法。1955年11月至次年1月, 大部分时间住在杭州。

  时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陈修良在文集中回忆,这期间,同江华(当时的省委书记)凭栏远眺,看到孤山一带有许多名人坟冢,感慨道:“西湖边的坟墓太多了,这些坟墓可以拆迁一下埋到郊区去,让死人也过集体生活不好吗?”江华闻言连连赞同,表示立即照办。

  据杭州市委1956年3月1日给浙江省委的报告:“对孤山、西泠桥一带坟墓,我们决定保留不动者,有秋瑾墓、苏小小墓、林和靖墓、徐锡麟墓,苏堤西头张苍水墓、章太炎墓亦均未动。决定迁葬并已拆除者,位于西泠桥畔外宾大楼前面的有三个:(一)陶成章、沈由智、杨哲商(系辛亥革命烈士);(二)郑淑嫦墓(系节女);(三)武松墓。位于孤山地区的有十一个:(一)浙军攻克金陵阵亡将士墓(有七个墓,俗名七星墓,辛亥革命中阵亡将士);(二)裘绍墓(辛亥革命参加者);(三)陈模墓(辛亥革命参加者);(四)苏曼殊墓(僧、诗人);(五)林寒碧墓(诗人);(六)忏慧词人墓(诗人);(七)冯小青墓(女诗人);(八)鞠香墓(诗人);(九)林迪臣墓(蚕丝业先辈,兴办新学);(十)惠兴女史墓(前杭州私立惠兴女中创办人);(十一)竺酌仙墓(伪浙江保安司令竺鸣涛之父)。以上两处,共计十四个坟墓。”

  时任浙江省委文教部副部长兼浙江省文化局局长的黄源,也在他的回忆录中详细记述了1956年的西湖拆墓风波。

  他说,江华把本来在西湖边上、在杭州饭店前面草坪上的一些墓冢,一夜工夫搬掉了。“原来,来杭州,住在刘庄宾馆里,有一天讲起:‘我是和坟墓为邻的。’江华一听这句话,就下令把西湖边上的坟墓都迁了。”派马上打电话向周恩来提意见。

  周恩来致电浙江方面:“你们想把西湖风景区搞整齐些的原意是好的,但这些古迹是西湖景色的一角,有些人对它还有一定的感情。这次拆迁不要你们作检查,费用全部由国务院负担。”到3月1日拆墓中断,还修复了其中12座名人墓。

  1964年,在杭州西湖汪庄5号楼休养,10月至11月,他写了16首词。其中一首《沁园春·杭州感事》得到了的亲笔修改,118图库彩图新跑狗,并加了旁批。这首词在渲染了人间天堂美景之后,写道:“算繁华千载,长埋碧血;工农此际,初试锋芒。土偶欺山,妖骸祸水,西子羞污半面妆。谁共我,舞倚天长剑,扫此荒唐!”

  12月2日,致信:“《沁园春》一首,在此曾给林乎加(时任浙江省委书记)同志和陈冰(时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)同志看过,后来又把其中的意见同霍士廉(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)、曹祥仁(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)两同志说了,得到了他们的完全同意。省委决定对西湖风景区进行改造。《浙江日报》已登了十几篇读者来信,要求风景区也要破旧立新,彻底整顿,把苏小小墓等毒害群众的东西加以清理。这是你多年以前就提出的主张,在现在的社会主义革命新高潮中总算有希望实现了。所以在此顺便报告,并剪附今天的《浙江日报》一纸。此事待有具体结果后再行报告,以便能在北京和其他地方有所响应。”

  在该信加上旁批:“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”,“杭州及别处,行近郊原,处处与鬼为邻,几百年犹难扫尽。今日仅仅挖了几堆朽骨,便以为问题解决,太轻敌了,且与事实不合,故不宜加上那个说明。至于庙,连一个也未动。”

  当晚,突击拆墓开始。尸骸被装入瓦罐,送往龙井路上的双峰村边,吉庆山麓马坡岭的山岙里。决定30座墓冢遗骨分类处理。与辛亥革命有关的裘绍、尹维峻夫妇、徐锡麟、陶成章合为一组,苏曼殊、林启、徐寄尘、惠兴、林寒碧为另一组,拟另行营葬。对被认为毫无保留意义的王电轮、竺酌仙墓,因有尸骸,另找空地埋葬。苏小小、林和靖、冯小青、马鞠香墓,鹤冢、马冢、齿冢等,拆除后均不予再建。第二天,浙江省委批准成立“省市文物整理领导小组”。

  12月3日晚上开始至9日,西湖边的“八十八师淞沪战役纪念碑”、“北伐纪念碑”、“陈英士像基座”等悉数拆除;同时被拆除的还有“云栖寺莲池大师塔坛和佛像”、“六和塔内三十一个菩萨”;“关闭净慈寺并去掉立牌”,“关闭上天竺、中天竺庙宇,改装门面,拆除佛像”。

  同月11日至15日,杭州市园林管理局向西湖公社示范生产大队征用了马坡岭脚的约15亩土地,整理后作为辛亥革命烈士和政治文化名人墓地。原被拆墓中全部陪葬物及地面附着物,均由杭州市园林管理局自行处理。

  1964年12月5日,致信《人民文学》和《人民日报》编辑部,信中说:“杭州孤山一带成堆的坟墓,经过广大群众热烈讨论和领导的决定,已经在十二月二日分别情况迁移和平毁,西湖风景区内各种反动的、封建的、迷信的、毫无保存价值的建筑和陈设,也正在有计划地清理和改造。杭州一呼,全国响应的日子,想亦不远。”

  “荒唐”被扫除后,香港曾夫人主论坛,1965年1月28日,身在杭州的又在一封信中表示:“土偶妖骸所指很广,并不限于有形的庙坟,一切旧文化中的偶像骸骨都包括在内,对这些东西必须进行很艰巨的长期的斗争。”

  就在这封信发出的当天,离农历除夕还有两天,杭州市园林管理局决定拆除西湖西泠桥附近的最后一个坟墓,即用钢筋混凝土砌成的秋瑾墓。

  这天深夜,杭州市园林管理局西北管理处的工人,炸开了秋瑾墓,然后凿开了棺材,取出秋瑾遗骨旁边的一把短剑、金银首饰和一双红色绣花鞋等陪葬遗物,把遗骨装入陶罐,送到龙井路双峰村边的吉庆山马坡岭脚,埋入早已准备好的土穴中。

  参与拆墓并埋葬遗骨的园林工人陈尔祥,有心地在秋瑾遗骨陶罐上放置了几捆稻草,掩埋后削平地面,以便将来踩到松软土,可以找到秋瑾遗骨。

  1965年3月6日,杭州市政府及杭州市园林管理局就拆除和迁移坟墓写了一个简报,将拆墓定义为“彻底革命”、“除旧立新”。一个半月后,一份不完全的“西湖风景区拆除迁移封建迷信物统计”上报,依报表,分5批共拆迁坟墓654座。

  十多年后,西子湖畔,那些曾被迁走、甚至被定为“不予再建”的坟冢,重又出现。

  “文革”后,岳庙恢复;1981年,秋瑾墓在西泠桥的另一端重修,塑汉白玉全身雕像,镌有孙中山的“巾帼英雄”手迹。此后,徐锡麟、浙军攻克金陵烈士墓---七星坟、陶成章墓、杨哲商墓、沈由智墓等一批辛亥革命名人墓葬,被迁到凤凰岭南天竺原演福寺旧址,重修墓葬。1988年,连似乎政治“不达标”、并无骸骨的苏小小,也因才情和凄美的爱情故事而受到礼遇,在墓亭原址上修造了六角攒尖顶亭,名“慕才亭”。新千年时,章太炎墓、于谦祠等又一批名人墓葬及纪念祠堂,也被回迁或恢复。

  今天,这些精巧的墓冢,静静地化作西湖美景的一部分,牵扯着湖畔往来人的悠长情思。